他永远不说想我" />
申博sunbet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亲情文章> 他永远不说想我

时间:2017-06-01 来源:admin 点击:次

  我知道他永远不会说他想我,就像我每次抱他亲他的时候,他总是躲开,说我咋不害臊。
  
  “不打不成人”
  
  一次家庭聚会,大禹妈妈告诉我,从小到大,她只打过大禹一次。大禹上小学二年级时,偷了家里做服装生意的钱,每天假装去上学,实际上是去打游戏。
  
  这件事持续了五天,大禹妈妈才发现。
  
  逮着大禹的时候,大禹拿着一只冰棍正在老虎机面前耀武扬威。大禹妈妈气坏了,当即就是一耳光。大禹低头就哭,冰棍却一直不丢,哭着哭着,看见冰棍快滴水了,又啜泣着嘬一口。大禹妈妈瞬间心软,只好慢慢讲道理,从此再也没打过他。
  
  大禹妈妈问我爸,你打过HY吗?我爸哈哈大笑:“棍棒底下出好人,不打不成人。”
  
  在我的记忆中,我几乎是被打大的。爸爸像完全不会心疼一样,经常伸手就是一巴掌。成绩差了被打;刚换的衣服摔倒弄脏被打;碗洗不干净被打;吃饭东张西望被打……
  
  和小伙伴偷偷跑去河边游泳,回去的路上遇到着急来寻找孩子的父母们。小伙伴的爸妈都是:“哎哟,死孩子,快回家。”就我爸爸伸手给了一耳光:“你生怕不会淹死!”
  
  他对我异常苛刻。小孩子打架的时候,别人的爸爸都怕自己的孩子受欺负,叫一定还手,只有我爸爸,我打架打败了已经够丢脸了,回去还得被打一顿。原因是我都知道他们打我不对了,为什么还要还手。
  
  我小时候一点都不黏他。我没感受过他对我的任何关怀,他不怎么抱我,没给过我鼓励,没给过我零用钱……
  
  他经常不在家。甚至每年除夕全家团圆的时候,他总是去执勤,让我和妈妈在奶奶家看完春节联欢晚会后,形单影只地回家。
  
  “多吃点水果,注意身体”
  
  直到2002年我上了初中,住校生活开始了,爸爸有时候一个月都见不到我一次。他突然温柔起来,电话内容也从“你这次考了多少分”变成“多吃点水果,注意身体”。
  
  初二的时候,班主任很诡异地发给每个人一份家庭问卷回家填。其中有个问题是:你希望成为你父亲这样的人或者嫁给你父亲这样的人吗?我想都没想就打了叉。第二天,班主任点评这份问卷,第一个把我叫了起来:“HY,你为什么希望嫁给你爸爸这样的人呢?”
  
  我很诧异。后来才知道是爸爸擅自把答案改了。
  
  和爸爸就这么突然亲密起来。打电话的时候会开始向他撒娇:“爸爸你想我了吗?”“爸爸你来看我吧。”“爸爸我生活费没了。”他总是说:“想你干吗!”“好好学习!”“才给你五十元怎么又用完了!”然后又悄悄地给我买了水果煲了汤,让宿管阿姨转交给我。当然,与此同时还有一张或者两张崭新的五十元钱。
  
  偶尔,我会和他提起小时候被打的事情,说:“爸爸,你小时候根本不喜欢我,是我长大了才喜欢的。”他笑笑不否认。
  
  我越长越大,理论上他也越来越老,但实际上不是这样。
  
  爸爸坚持运动,也一直染发,别人都说他看起来最多四十岁。甚至我还知道,我爸桃花运不错。我爸挺穷,所以别人看上他,多半是因为他帅。
  
  有时候也会和爸爸开玩笑:“也许以后我真的会像初中那份调查问卷上一样,找一个跟你差不多的男人哦。哭的时候摸我脑袋说我笨,例假的时候给我熬红糖姜汤……”爸爸听着,沉默不语,有些哀愁。
  
  后来我真的遇到了这样一个男人,他就是大禹。
  
  “我有两个女儿就好了”
  
  大禹几乎给了我爸爸曾给我的全部温暖。像找到了替代品,我不再依赖爸爸。
  
  上课的时候他送我去学校,我在教室里睡觉,他就在门外等我;偶尔和朋友通宵打麻将,他就在旁边坐着玩手机,手机没电了就发着呆陪我一个晚上;我哭的时候他哈哈大笑,然后拉开外套把我捂在怀里;我被欺负的时候,他可以不顾形象直接朝对方挥拳头。
  
  和所有热恋中的少女一样,我几乎不回家了。我完全不再需要爸爸,爸也完全不管我了,偶尔打一个电话也是:“你妈想你了,你在干吗呢?”没聊几句又会被我挂断。直到有一次在我家附近搞了一次家庭聚会,我才了解我爸真正的心思。
  
  爸爸喝得差不多了,红着脸一言不发。我把他和妈妈送到我家楼下,大禹去车库开车。我正准备说再见的时候,爸爸抓着小区外面水果摊的遮阳伞不走了。我以为他要吐,过去拍拍他的背。他突然仰起头来说:“我要等着大禹来了再走。”我觉得好笑极了,平时一贯严肃的爸爸怎么会有这么矫情的一面,就说:“等啥呢,快上去吧。”
  
  结果爸爸一把拉着我说:“我怎么只有一个女儿啊,我有两个女儿就好了。”他顿了一下,几乎是哽咽地说:“你现在还没有结婚呢,你都不怎么回来,结婚了我和你妈不知道多久才能看你一眼了。”爸爸抬起头的时候,我能明显看到他都快哭了。这时候大禹开车过来了,爸爸又跑去“咚咚咚”地敲车窗玻璃,然后告诉大禹:“两个人好好过,她小孩子脾气,你让着她点。”
  
  那天和大禹走的时候,我在车上哭了很久,觉得该对爸爸好一点,再好一点。我甚至想起小时候他穿着一身警服去接我放学时的威风样子;想起小时候抱着他的手臂当单杠的样子;想起小时候有同学欺负我,他气得先给我一耳光问为什么不早说,接着就跑去同学家要说法的样子。
  
  我第一次感觉他老了。那些威风凛凛的回忆,我还没回味多久,他就老了。他一直染黑发,所以我从未发觉他双鬓花白;他一直运动,所以我从未觉得他脚步蹒跚。但是,他真的老了。我突然发现,我不再像小时候那样怕他,也不再崇拜他,甚至不再依赖他。
  
  “你妈想你了”
  
  后来就是我和大禹的婚礼。婚礼前一天彩排的时候,主持人告诉我爸爸,把我的手交给大禹的时候要对我们说一句话。这句话彩排的时候可以不说,婚礼正式进行的时候说就好。爸爸笑嘻嘻地说:“我有啥好说的啊,他们两个都四年多了。”
  
  婚礼即将开始,我挽着爸爸等在大厅的外面。我问他:“紧张吗?”他一直不理我。我哈哈地笑:“爸爸你不会是吓傻了吧。”他还是不理我。我分明能感觉到他一直在发抖,他紧闭着嘴,一脸严肃,几乎不看我。
  
  音乐响起,他牵着我走到大禹面前。把我的手交给大禹的时候,他拍了拍大禹,说:“两个人好好过,她小孩子脾气,你让着她点。”
  
  我泣不成声。
  
  今天又接到爸爸的电话,他说:“做啥呢,你妈想你了。”
  
  我知道他永远不会说他想我,就像我每次抱他亲他的时候,他总是躲开,说我咋不害臊。
  
  但是妈妈告诉我,我给他买的挎包他假装嫌弃不要,却一直背着到处炫耀;我给他买的鱼竿,他每次钓到鱼,就四处说是女儿买的竿好。
  
  所以,爸爸,你真的像妈妈说的那样,偶尔会躲在我的卧室里哭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