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海外故事] 交换杀人协议" />
申博sunbet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[海外故事] 交换杀人协议

时间:2018-08-28 来源:admin 点击:次

  折原一(1951-),日本推理小说家。作品结尾常有多重突转。
  
  九冈真司今年39岁,是一家保险公司的科长,在结婚15年后,他跟老婆的关系已经恶劣到相互憎恨的地步。老婆是个家庭主妇,完全靠九冈的工资保障生活。九冈有个情人,是个年轻同事,叫春山百合绘,这婚外情已经秘密持续好几年了。九冈一直小心翼翼,假如这件事被老婆发现就麻烦了,她会以丈夫搞婚外情为借口,在办离婚时索取高额的赡养费。
  
  这天,百合绘告诉九冈,她已经怀孕六个月了,要把孩子生下来,让九冈赶紧离婚。当晚,九冈一个人在酒吧喝闷酒,喃喃自语道:“要是老婆死了就好办了。”这样一切都解决了,他可以和百合绘光明正大地结婚,生下孩子,赡养费什么的就更不需要付了。
  
  “深有同感啊。老婆要是死了,真能帮大忙呢。”一个声音忽然在九冈耳边响起,九冈费力地睁开蒙眬的醉眼,才发现不知何时,自己身旁的位子上坐着一个男人,一身西装革履的样子。在交谈中,九冈发现这男人的境遇居然和自己一样,也被情人逼着离婚。两人交换了名片,这男人名叫秋山光男,是一家公司的代理科长。
  
  光男靠过来,压低声音说:“其实这是可能的。我们来立一个协议,由我来杀你的老婆,到时你只需制造一个不在作案现场的证据。你想,我不存在杀你老婆的动机,所以我不会被怀疑。”
  
  九冈听得目瞪口呆,光男自顾自说了下去:“听着,你下个月有没有去外地出差的计划?”
  
  “有啊,下周一去大阪,两天一晚。”九冈鬼使神差地回答。
  
  “是吗?简直是天赐良机!你逗留大阪之时,老婆被杀了,而你有确凿的不在场证明。接下来,就轮到你把我老婆杀了。”
  
  “什么?这是……‘交换杀人’协议吗?就算是酒后胡言,也有点过分了吧……”九冈开始有些害怕了,他匆匆忙忙找借口离开了酒吧。
  
  回到家已是凌晨1点,老婆早已睡了,房间里静悄悄的。九冈酒醒了一半,刚才“交换杀人”的事早已忘得一干二净。
  
  这天在大阪,九冈办完事回到酒店已是晚上11点多,前台服务员叫住他,说之前有个从东京打来的紧急电话找他。九冈急忙打电话回家,接电话的不是妻子,而是一个警察,他告诉九冈说,他妻子今晚7点左右在家中被害,是丈母娘首先发现的。她听说九冈出差,便想过来陪女儿住,到了门口发现门没锁,觉得奇怪,推开门却看到女儿躺在客厅的血泊之中,胸口被匕首刺了数刀,房间里被翻得乱七八糟,看样子,杀人犯是谋财害命的强盗。丈母娘报警之后,看到日历上写有九冈出差地的酒店名,就打了电话过来。
  
  九冈一夜没睡,第二天一早就坐头班飞机回了东京。的确,他是盼望过妻子被谁杀掉,但突然得知这成了现实,他一时还难以接受。昨晚接电话的警察仍然等在九冈家里,他已从九冈丈母娘那儿得知他们夫妻关系不和,九冈无疑是头号犯罪嫌疑人。然而妻子被害时,九冈正在大阪陪客户吃饭,警察很快查实了这一点,九冈暂时被解除了嫌疑。凶手在现场没有留下任何指纹或遗留物,也没有别的线索或目击证人,案件调查陷入了僵局。
  
  妻子葬礼两周后,九冈在公司突然接到一个电话,对方是一个低沉的男声,九冈隐隐地感到有些熟悉,但想不起对方是谁。
  
  “好久不见啊。想不起来了吗?我是上次跟你签了‘协议’的那个人。”
  
  九冈想起最近和顾客签过一个人寿保险的协议,但电话里的声音又不是那位顾客。当他听到对方的名字叫作秋山光男时,瞬间想起了那晚在酒吧的事情,心中隐隐不安:“请问,你有什么事吗?”
  
  光男恶狠狠地说:“别装傻,我帮你杀了她,这次该轮到你了。”
  
  九冈情急之下说道:“我妻子是被强盗杀掉的,别用什么协议来要挟我,我不会上你的当。”
  
  “好,既然你要违背我们的协议,别怪我不客气,我会把你卖给警察。”光男的声音变得阴沉可怕。
  
  “你在说什么啊,案发时我在大阪,证据确凿。”
  
  “你小子别忘了,那晚你把出差日程告诉了我,我才去杀你妻子的,证据是我帮你伪造的!还有,让我来讲讲真正的证据吧!”接着,光男详细描述了九冈家的房间结构和摆设,还把犯罪经过一五一十地讲了一遍,其中有些细节是没有对外报道的,只有警察才知道。
  
  九冈浑身冒汗,颤抖着说:“可是,你家住哪儿,你妻子长什么样,我都不知道……”
  
  “这些事你不用操心!听着,我现在就一一告诉你,你给我好好记下来,我不说第二遍。”在光男的命令下,九冈只好照办。
  
  又过了几天,光男怒气冲冲地打来电话:“好啊你小子,竟然把我卖给了警察?!”
  
  原来,九冈受光男威逼后,辗转反侧了一夜,第二天就向警察告发了光男的罪行,反正自己是清白的,只要光男被逮捕,自己也就不用再为“交换杀人”担惊受怕了。
  
  但是,那家伙怎么还能给自己打电话来呢?他是杀人凶手,这时候应该在拘留所才对啊。
  
  “哈哈,你一定很奇怪吧,我怎么能打电话给你?”光男像看透了九冈的心思一样,笑了起来,“告诉你吧,我还好好待在自己家里!昨天警察来调查我,我就知道你耍鬼点子,不过警察很快就证实了我是被冤枉的。真巧啊,你妻子被害时,我人在福冈。”
  
  “福冈?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光男不是说,人是他杀的吗?
  
  “我就知道你小子不可信,所以我也给自己制造了一个不在场证明!现在别再废话,该轮到你了!听着,下周一我去札幌出差,你趁这时候把我老婆干掉。”
  
  光男的家在一栋公寓楼里,周一傍晚,九冈手上戴着薄橡胶手套,紧握着光男寄来的备用钥匙,按照吩咐趁家中没人的时候进了门。现在是晚上7点,夜幕刚刚降临,光男妻子要9点以后才回来,这两个小时怎么打发才好?九冈走进卧室,在床边坐下,这几天他一直担惊受怕,几乎没怎么睡觉,碰到床就不由自主地睡着了。
  
  九冈猛然惊醒时,床头的夜光钟快指向9点了。坏了,光男妻子要回來了。九冈慌忙爬起来,在黑暗的房间里转来转去,到底藏在哪里袭击她呢?门口比较好吧,她打开门走进来,再转过身锁门的时候,是动手的最佳时机。九冈确认了一下兜里的水果刀,站立在门口处,这时,他隐隐觉得哪里不对……背后有人!九冈感到脖颈上热乎乎的,用手一摸,是血!这时,一个女人粗野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救命啊!有强盗!”
  
  这时的光男,正在札幌等着九冈的消息,想不到等来的却是妻子惊慌失措打来的电话:“老公,不好了,我,我杀了个强盗!”
  
  倒霉的九冈真司,连一个女人也搞不定,真该死!实际上,光男为了这个计划已经谋划了好几年,直到遇到九冈。他趁犹豫不决的九冈去大阪出差的时候,实施了计划,但并不是他亲自下的手,是他那个凶得像母老虎一样的妻子。
  
  光男在妻子面前演了一场出色的戏,先是坦白自己在外面有情人,再痛哭流涕地说自己如今被情人以肚里的孩子要挟:“她扬言我抛弃她的话,我这辈子都别想安生,没办法,我只好求你帮忙……”
  
  “帮什么忙?你说啊!”
  
  “你去帮我好好教训她一顿。那天她老公出差,只有那晚有机会,但不巧我那时也要去福冈,所以只好靠你了。”当然,这个“情人”是九冈的妻子。
  
  光男白费了一场力气,自己老婆杀了“强盗”,被认为是正当防卫,仍然在家作威作福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