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新传说] 事与愿违" />
申博sunbet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[新传说] 事与愿违

时间:2019-04-19 来源:admin 点击:次

  杭标做了个梦。
  
  在梦里,杭标像是个断了线的风筝,飘飘忽忽没根没底的。醒来后,杭标很纳闷,这梦怎么就这么熟悉呢?
  
  杭标看了看表,时针才指向凌晨三点,就准备换个姿势接着睡。翻身的当儿,杭标瞥见了墙上的一幅装帧精美的狂草条屏,那是老科长的得意之作。老科长早在三十年前,就已是中国书协的一名会员,他的墨宝,每平尺据说已涨到五千多元。
  
  看到老科长的杰作,杭标突然想起,刚刚经历过的梦境不就是老科长多次描述过的吗?那是在杭标刚刚接任老科长的班后不久,市里开展了机关档案室达标升级活动。杭标因为业务还未抓上手,就邀请老科长回来协助自己一段时期。
  
  杭标清楚地记得,当他向老科长讲明来意的时候,老科长眼睛一亮连声说好好好,现在我就去!
  
  老科长的态度让杭标很是意外。那时社会上办班的风气已经很盛,老科长的书法全市独一无二,早在几年前就有单位聘请他去兼职授课。如今请他题字的、拜他学艺的、邀他办班的更是络绎不绝。只要他愿意,每月赚个三千五千的根本不成问题的。不过杭标的疑问没有耽搁多久就找到了答案。
  
  一日,老科长闲谈时告诉杭标,自从退休后,常常梦见自己成了一只断线的风筝,没着没落的。醒来后就很落寞,觉得离开单位后,自己特像个没娘的孩子,那滋味,唉,真不好受!现在呢,虽然还会做这样的梦,但想到自己还能为单位做点事,就感到很欣慰。杭科长啊,谢谢你给了我一次发挥余热的机会。
  
  听了老科长的话,杭标很不以为然,甚至觉得老科长有点迂。也难怪,那时杭标正如日中天,怎能体会到老科长的心态。如今老科长的梦境居然在自己身上重现,杭标一个激灵突然想起,自己不知不觉已到了知天命的年纪,按照现今的干部政策,让位也就几年的事了。老科长退下来后还有个书法特长,走到哪儿还是个香饽饽,自己除了嘴皮子功夫外,其余可就一无所长啦。联想到这几年,为了抓政绩求进步,做的大多是些表面工作,职工的切身利益很少考虑到。果真从位子上退下来,不能适应是小事,怕只怕还会被部属们责怪。这么一想,杭标就出了一身冷汗,同时,一个新的想法也在心里生成。
  
  早晨到班,杭标遇到的第一个职工自然是门卫老马。
  
  老马,辛苦啦!杭标连忙钻出车来,一边笑眯眯地打着招呼,一边将老马的手紧紧握住。
  
  老马当了二十多年门卫,从来没有得到过如此礼遇,如今杭标又是握手又是打招呼的很不适应。老马曾多次听说,机关要裁减临时工。老马虽然兢兢业业了大半辈子,却一直没能解决编制问题,所以一听到“裁减”二字,心里就特别慌。现在杭标对自己一反常态,老马就开始犯嘀咕了。老马上有八十老母需要赡养,下有读大学的儿子需要抚育,老伴不仅没工作,还经常生病,自己如果丢了工作,这日子还怎么过?老马一着急,竟将潜伏多年的心脏病诱发出来。
  
  听说老马进了医院,杭标连忙吩咐办公室徐主任准备鲜花食品和慰问金,然后亲自到医院探访。在病房里,杭标拉着老马的手嘘寒问暖无微不至,感动得同病房的其他病友都眼热心跳。
  
  回来路上,陪同前往的徐主任脑子就转开了。徐主任想,自己在杭标手下干了多年办公室主任,从未看到杭标探视过哪个生病的部属,更别说一个小小的临时工了。难道说这个其貌不扬的老马同杭标有什么特殊关系?如果是那就惨了,自己平时没少给老马脸色看,前些日子还朝老马嚷嚷着要辞退他。俗话说皇帝还有几个穷亲戚,自己怎么就没有仔细查点清楚老马的来历?怪不得同自己差不多资历的同事升迁的升迁,奖赏的奖赏,而自己虽鞍前马后劳顿了多年,却仍是外甥打灯笼——照旧(舅),原来问题出就出在这里呀。
  
  想到这里,徐主任不寒而栗。下午,徐主任连忙拉上老婆,提着大包小包的礼品再一次拜访了老马。临别时,徐主任还不顾老马推辞,执意留下一个大红包。
  
  杭标的关怀和徐主任的拜访引起了机关其他人员的重视,于是大家争先恐后纷纷效仿。面对汹涌而来的慰问大军,一辈子不成风光过的老马激动得一遍遍抛撒热泪,一遍遍鞠躬作揖。后来下属单位也闻风而动,于是老马的病房常常人满为患,各种礼品鲜花更是铺天盖地。
  
  老马重新回到单位后,境遇已是天壤之别。面对这一系列变化,老马开始还有点疑惑不解,直到有人托他给杭标打招呼递条子,老马才明白过来。
  
  明白过来的老马觉得这个误会闹大了,就拼命的予以澄清。可是老马越是辩解,人们越认为老马是“真人不露相”,时间一久,老马也就稀里糊涂地觉得自己跟杭标真的有关系了。
  
  从此,老马的腰杆就挺直了,对大家的奉迎和进贡也心安理得了。殊不知世上是没有无缘无故的爱的,大家见老马礼也收了,酒也喝了,答应的事儿却迟迟不见落实,就认为老马不肯帮忙,就把怨恨一股脑儿撒到杭标身上。
  
  接到戒勉谈话的通知,杭标还蒙在鼓里毫不知情。待弄清事情原委,杭标不禁仰天长叹,本想做点好事实事,谁知却惹出许多麻烦,为什么?为什么啊?